当前位置:>首页 -> 泗洪政法

泗洪县人民法院探索未成年人特色守护之路(二)

发布时间:2021-10-23 12:15:55来源:澎湃新闻
今年5月12日,未成年被告人朱某某故意伤害案开庭审理。被告人张某因不满张某某与其女友李某某有联系,遂纠集被告人朱某某及黄某至张某某经营的洗车店,对张某某实施殴打。期间,被告人朱某某持随身携带的匕首戳伤张某某左腹部,致其膈肌破裂。经法医鉴定,张某某人体损伤程度属重伤二级。
 
据了解,近三年来,泗洪县人民法院审结涉及未成年人犯罪的刑事案件22件30人,其中,被判处非监禁刑的有5人,占已审结案件未成年犯人数的17.7%。
 
这个数字不算大,特别是与该院年均审理700余件刑事案件相比。
 
但是,对于泗洪县人民法院来说,实现“教育、感化、挽救”才是最终目的。
 
近年来,泗洪县人民法院立足审判职能,坚持“教育、感化、挽救”方针,从爱出发、从帮入手,积极在挽救上下功夫。该院在改革庭审模式的同时,延伸拓展庭审活动,形成了一系列新时代未成年人案件审判模式,走出了一条法与情并重、法律效果与社会效果兼顾的创新之路。
 
一张圆桌 营造温馨氛围
 
一走进审判庭,朱某某就愣住了——因为他没有看到电影电视中高高的审判台,眼前是一张圆桌。
 
更让朱某某想不到的是,审判长、公诉人、辩护人、人民陪审员,竟然和他坐在一张圆桌前。而且,在他身边,不是严厉的法警,而是自己的父亲。
 
“由于未成年被告人的生理、心理均不够成熟,往往因为恐惧而对犯罪事实不敢供述或陈述不清,容易造成当庭供认不实。为了消除未成年被告人的恐惧、疑虑和对立情绪,使其自觉接受审判,我们开始尝试圆桌审判模式,专门配备了圆桌审判法庭。”泗洪县人民法院刑事审判庭庭长、朱某某故意伤害案审判长朱晓艳介绍说。
 
确实如朱晓艳所说,庭审中,朱某某不时默默拭泪,仔细陈述犯罪原因,但没有出现恐惧或抵触情绪。
 
品格分析 率先写入判决书
 
“全案犯罪事实证据举证完毕,下面单独就品格证据进行举证……”听到这话时,朱某某茫然地向朱晓艳看去。
 
“经查,被告人朱某某父母监管缺失,未尽到管教职责……”公诉人向法庭举证。
 
随着证据一一摆出,朱某某的一贯表现、个性特点、道德品行、家庭状况、社会关系等情况完整呈现出来。
 
朱某某不知道,泗洪县人民法院从2018年4月起,就与县人民检察院会签了《将未成年被告人品格证据纳入法庭调查》文件,把未成年被告人的品格状况作为定罪量刑的重要依据,并在全省率先将未成年被告人品格分析写入判决书。
 
朱某某并不知道,这份品格证据需要付出多少努力。
 
“我们花了一个月时间,到他上学的学校了解学习成绩和平时表现,到他居住的社区了解他的父母职业、家庭生活环境等。”朱晓艳说,为了保护未成年被告人的隐私,很多时候,负责这项工作的人员不能告知对方调查原因,不得不想尽办法从侧面进行调查。
 
对于刑事审判庭的法官来说,每一起被告人为未成年人的刑事案件,他们都要开展审前调查,向未成年被告人的身边人了解其具体情况、走上犯罪道路的原因,以便更准确地判断其人身危险性,更正确地对其适用刑罚。
 
“现在我们在民事审判工作中也有类似的做法,对于涉及未成年人权益的离婚、抚养费、抚养权、探望权等亲权纠纷,诉讼前要加强疏导调解,修复亲情关系;诉讼中开展监护调查,委托家事调查员对未成年人父母的性格、情感经历、财产状况及未成年人个人意愿等进行全面调查,力求细审慎结。”泗洪县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专职委员邵成虎说。
 
在质证环节,控辩双方对品格证据均无异议,再结合泗洪县司法局出具的调查评估意见书、心理咨询师出具的心理咨询报告、泗洪县公安局出具的无犯罪前科证明,参与案件审理的人员对朱某某的品格有了深入了解,对其走上犯罪道路的原因有了全面客观地掌握。
 
两份训诫书 直击心灵深处
 
“本院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七十七条之规定,依法对你进行训诫……”这份训诫书是给朱某某的。训诫书中分析了朱某某的犯罪成因,劝诫其要从内心深处真正认识错误所在,要求其多学、多思、多做,以庭审为新起点,痛改前非,做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
 
此时的朱某某,早已红了眼睛快要哭出来。接下来,给朱某某父亲的训诫书,则让他控制不住情绪痛哭起来——
 
“本院在审理朱某某故意伤害案中发现,朱某某之所以实施犯罪行为,固然有其自身因素。但是,你作为朱某某的法定监护人,没有尽到监护责任,也是其走上犯罪道路的重要原因。鉴于你严重不履行监护职责,本院现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七十七条及相关规定,依法对你进行训诫……”
 
当庭向未成年被告人及其监护人进行训诫,要求监护人作出履职承诺,这是泗洪县人民法院创新开展未成年人刑事审判工作的又一举措。
 
“这个环节,旨在通过教育和训诫,让未成年被告人深刻认识到错误,让监护人知道未成年被告人的犯罪行为与其监护失职、疏于管教有关。”朱晓艳介绍道。
 
朱某某的父亲,慎重地在《未成年被告人监护人履职承诺书》上按下了指印,承诺将给予朱某某更多关心,监督其遵守法律法规。
 
回访帮教 陪伴一路成长
 
“被告人朱某某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缓刑两年。”朱晓艳庄严宣判。
 
庭审结束了,但是法官们知道,离结案还早着呢,因为宣判是回访帮教工作的开始。
 
近年来,泗洪县人民法院不断加强对适用“管、免、缓”非监禁刑的未成年人的回访帮教工作,并引入专业的回访帮教队伍,为每一名帮教对象建立回访帮教档案,帮助他们重塑健康人格,引导他们更好地回归社会。仅今年以来,该院就回访帮教4名未成年人。
 
“回访帮教一般多长时间?”
 
“有一、两年的,还有时间更长的,我们会一直帮教到成年,尽全力帮助他们树立正确的人生目标,积极回归社会、融入社会。”朱晓艳说。
 
付出虽多,但是让朱晓艳和同事们感到开心的是,被回访帮教的未成年人没有再次犯罪,均成功复工复学。拟稿:王伯涛
 
原标题:《【特色审判 提供更有力的司法保护】泗洪县人民法院探索未成年人特色守护之路(二)》

(作者:  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