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聚焦

上海滩“政法不倒翁”广西受审

发布时间:2018-07-06 07:38:53来源:北京青年报

  从去年3月落马,到去年6月被最高检立案侦查,再到今年7月过堂,上海市检察院原检察长陈旭的案件也在时间的流逝中一步步明晰。

  检方指控,陈旭从2000年至2015年,前后敛财7423余万元。

敛财横跨15年

  陈旭落马,是在2017年3月1日。

  陈旭的落马有些猝不及防,就在被中央纪委公布出事消息的当天上午,全国法学会系统首个慈善法治研究会在上海成立,陈旭露面并揭牌,但当天18时58分,陈旭落马。

  可谓跌宕起伏。

  据5日南宁市检察院的指控——

  2000年至2015年,被告人陈旭利用其担任中共上海市委政法委副书记、中共上海市委副秘书长、上海市人民检察院检察长等职务上的便利以及职权或者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为相关单位和个人,在案件处理、工程承揽、公务员招录等事项上提供帮助,直接或通过其亲属,非法收受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7423.697909万元。

  依法应当以受贿罪追究陈旭的刑事责任。

  分析来看,陈旭敛财时间横跨15年,主要是在三个职位上——上海市政法委副书记、上海市副秘书长和上海市检察院检察长。

  陈旭长期在上海政法系统工作。

  公开资料显示,1979年,“上山下乡”干过农场的陈旭,考入上海市中院,成为一名书记员。之后,他担任过上海市高院副院长、上海市一中院院长、上海市政法委副书记、上海市委副秘书长、上海市检察院检察长等职务。

  “因为1979年法院检察院恢复重建的时候,当初有个电影叫《流浪者》。拉兹的父亲是位法官,看上去非常的公正,非常的睿智,非常的有智慧。这个给我的影响非常非常之大,当初正好法院招人,我就报名去了,他们也接受了,我在法院工作了二十几年。”陈旭此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

  陈旭说——

  “现在社会上有一种文化,打官司要找关系。就像借钱要还,杀人偿命一样,这个有什么关系好找?但很多人就是要找,以为找了关系判决比较踏实。所以在这种文化背景下,对司法人员家属有个隔离,对司法公正有好处,我们工作也好做,所以我们很支持。”

  但一个细节是,检方指控他在案件处理上为别人提供了帮助。

  “教育他谦虚低调,要清清白白做人。”

  如今,一些事情联系起来看便颇觉讽刺。

  和不少落马官员一样,检方的指控也提到,陈旭敛财是“直接或通过其家属”,这个家属是谁尚未可知。

  不过陈旭落马后,上海一位熟悉政法系统的知情人士曾告诉《中国新闻周刊》,陈旭涉嫌“全家腐”,他的妻子、儿子、弟弟都是律师,陈旭落马后,其多位家人也被调查。

  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s)注意到,在陈旭落马的三年前,2014年两会时,他还曾接受过媒体采访,当时记者问他,“平时您对自己家里孩子教育最多的是哪方面哪句话”时,陈旭的回答是,“我就是教育他谦虚低调,要清清白白做人。”

  当时的陈旭,还提到了“反腐问题”。

  “比如说我帮你孩子解决问题,给你找工作,你照顾帮助他。比如说我现在退休以后,原来的关系我再收收好处,这些现在我们国家都没有做出明确规定。”

  在5日的检方指控中,陈旭在“案件处理、工程承揽、公务员招录”三个事项上曾为单位或个人提供过帮助。

  去年9月,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s)曾在参观“砥砺奋进的五年”大型成就展时,看到过陈旭在2017年4月写的一份忏悔书。这份忏悔书还附了一份对司法改革的建议:

忏悔书中写道——

  我奉从一个信条,就是做人要会工作会生活,即所谓的潇洒。

  我说的会生活就是追求时尚,及时享乐。就是流行什么、我跟什么、玩什么。喝酒要喝茅台酒,还要喝得出年份;红酒要喝法国三大酒庄的,还要品得出什么牌子;还沾上了抽雪茄的嗜好;社会上时兴打高尔夫球,我2005年就开始学打高尔夫球,都是高消费的生活。

  有人说我“老克勒”(注:上海话就是有点年纪的,生活有品位,有情调的人),我还引以为荣。

  上海政法圈已有多人落马

  陈旭落马前后,上海政法系统已有多人落马。

  2016年1月7日,上海市检察院检察委员会原专职委员季刚被调查。2个多月后(2016年3月21日),上海仲裁委员会原副主任兼秘书长汪康武落马。

  陈旭落马几个月后(2017年7月21日),2014年11月就退休的上海市一中院原院长潘福仁也出了事。

  官方称,潘福仁违规出入私人会所,违规接受私人安排旅游;不按规定报告个人有关事项;本人和亲属收受礼品、礼金;违规干预司法和市场经济活动;涉嫌受贿犯罪。

  去年9月,汪康武因受贿获刑6年半。法院认为,汪康武“具有自首情节及重大立功表现”。

  就全国打虎形势来看,陈旭落马的那几天,中央纪委“打虎”曾频上头条。

  2017年2月28日,辽宁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李文科落马;3月1日,陈旭落马;3月2日,全国政协原常委、港澳台侨委员会原主任孙怀山被查。

  节奏很猛,三天连打三虎。

  如今,随着陈旭受审,三“虎”均已过堂。

  今年3月29日,李文科在吉林通化中院一审,检方指控李文科在1997年至2016年敛财3659万余元。

  5月9日,孙怀山在内蒙古呼伦贝尔市中院一审,检方指控孙怀山受贿3975万余元。

△李文科一审

△李文科一审

△孙怀山一审

△孙怀山一审


  陈旭被控的数额较上述二人要高——折合人民币7423.697909万元。

  法院择期宣判。

(作者:  编辑:飞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