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张艺谋,别再犯了9年前的错误

发布时间:2018-06-27 13:27:07来源:搜狐

下半年有好几部大导大片。

先等着瞧这俩,《邪不压正》《影》

相较姜文的提枪上马来势汹汹,张艺谋的新片似乎定档还没个“影”?

当今华语电影圈最具代表性的两位顶级导演,观众对于他们接下来的作品,却呈现出全然不同的期待。

四年前的《一步之遥》,由于站得太高没能把钱挣着。

四年后,姜文扎稳底盘,《邪不压正》三支预告一上膛,例不虚发,枪枪打在影迷的嗨点上,飘着《让子弹飞》迷人的弹药味儿。

不瞒你们,小十君早开始掰手指头数日子了。

而张艺谋呢,前年《长城》五色军队大战饕餮的阴影,渐渐消散之后,很快又奉上改编自三国故事的全新力作。

没看清楚前表示好奇,等到演员阵容一出,哇塞邓超、孙俪、郑恺、吴磊、关晓彤……

豆瓣评论里因为选角撑满了大写的拒绝,不知道的人更可能会误以为,这是某综艺节目的嘉宾组合。

尽管《影》的相关宣传物料正逐渐释出,水墨画风的高级艺术质感仍挽救不了大部分人对于成片的忧虑。

可以这么说,群众们等姜文的心,是热的。观张艺谋的眼,是冷的。

小十君不想一味针对《影》的几位演员,只是发觉老谋子的选角路数实在成谜,应该不止我一人有这样的疑惑吧?

回看2016年的《长城》,有名有流量的自四面八方来,最终打造出一台奥运会开幕式级别的文艺汇演。

如果说,在好莱坞主导的《长城》项目里,张艺谋尚有身不由己之处。

那么,我不禁要展开今天的话题——

他2009年请到“赵家班”整出来的《三枪拍案惊奇》,又是咋回事?(瞧我口音都激动地变了)

这才是大姑娘上轿头一次。

往后的什么《长城》啊,《影》啊,用人再奇怪,也早该见怪不怪。

这片的组合至今看都透着荒诞的诡异——

导演张艺谋+赵家班+女主演闫妮+原创剧本科恩兄弟

那呛魂滋味,简直如同一杯冰美式佐上大葱卷饼,还不能忘记沾点儿魔鬼辣椒酱。

赵家班,可能现在已经糊了,我需要解释下:

即为赵本山领衔的喜剧表演团队,当然以演出小品、二人转为主。

本片的几位重要演员小沈阳、程野、毛毛(鸭蛋)(曾)是赵家班一员。

它的“话事人”赵本山也在其中,客串了一名斗鸡眼巡逻队队长。

等等……《长城》里的军服灵感来源?

包括编剧之一的徐正超,赵本山小品御用,片尾更写明电影里的喜剧部分,有《武林外传》导演尚敬的参与。

炸起雷声一片的混搭,直接导致该片的豆瓣终评4.6分,不出意料创下了张艺谋的职业生涯最低谷。

甚至比陈凯歌的《无极》还要低。

《无极》之于陈凯歌,《三枪》之于张艺谋,都像是混迹在两位第五代导演作品列表中,一个匪夷所思的“畸胎”存在。

和以往的作品比,根本难以相信他俩能折腾出这样的电影。

然而后来有挺《无极》的声音不断响起,说那不过是普通观众没看懂隐喻的伟大佳作。

无论如何,你已经不能再骂它是部烂片。

取而代之应该说,这是一部有争议的片子。

《三枪》的话,你怀疑小十君时隔多年,现在也要来为它翻一下盘?

难道这又会是,张艺谋用二人转形式结合电影的一次超凡野心尝试?

别想太多。

只怪当年小十君太年轻,没能第一时间花钱观影并感受本片曾掀起的口水风波,导致心中对于它始终抱有诸多问题。

最关键的一个,又要把话说回来,他到底为什么拍《三枪》呢?

有人或许会觉得小十君太闲,操了个晚了9年的淡心,况且我们也该尊重导演创作上的选择自由啊。

但,当我抱着这些疑问,试图去解出背后的答案时,模模糊糊地又摸到不少事关现实的滑稽与无奈

前尘往事,有时候只适合过后回望。

所以《三枪》具体讲了个什么故事?

不管看没看过,小十君先替你们唤醒下记忆。

大西北荒漠中的一家面馆,老板娘(闫妮 饰)经常遭受老板王五麻子(倪大红 饰)的私下虐打,故而和店员李四(小沈阳 饰)偷起了情。

一直和王五麻子有暗地往来的巡逻队队员张三(孙红雷 饰),向他告发了两人的关系,王五麻子怒火中烧,当即向张三买凶杀人。

当他以为张三成功地杀掉这对“奸夫淫妇”时,没想到张三的枪口却对准了他,由此发生了一件不为人知的命案。

李四发现了王五麻子的尸体,误当作是老板娘下的手,他决定替她偷偷处理好善后的事,不巧又撞上折回来的张三。

而暗地里在打老板“小金库”主意的店员赵六(程野 饰),说是要为自己以及另一位店员陈七(毛毛 饰)讨回拖欠的工钱,也不幸卷入其中,引来杀身之祸……

上一秒逗人笑,下一秒领便当,片中的死亡总是来得措手不及

前面我们提及,本片的原创剧本来自美国的科恩兄弟,正是改编了他们的经典电影《血迷宫》

科恩兄弟是谁?

国内犯罪类型片,最爱致敬or效仿的“老大哥”。

有此好本子打底,再按张艺谋的水准走,《三枪》不至于是部烂片。

事实上它也的确存在可圈可点之处,摄影出身的老谋子,用摄影构图捍卫了作品的最后一道审美底线。

其“三言二拍”的故事形式,又将原先的格局放大不少。

老板突然诈尸,最具冲击力的一幕

无人区的背景设置,张三李四王五麻子等人的“Nobody”代号,家暴、偷情、拖欠工资、官商勾结的符号运用,以古喻今,以小面馆折射大社会,都在提醒观众千万别粗浅地看待它。

然而,《血迷宫》从头至尾贯彻的暴力惊悚与情感疑云,到了《三枪》,遭到一系列强行搞笑的蛮暴解构。

留给观众最大的悬疑和惊悚成了:这真的是张艺谋拍得吗?

不管“红男绿女”的视觉奇观,媚俗的表意多么明显,请恕小十君我仍接受不了如此用力过猛的辣眼搭配。

尤其它的低俗笑料与浮夸表演,对故事原本的细节与情感表达带来了毁灭性打击。

像我在看《三枪》时,一度就没搞清楚张三杀老板的合理动机。

直到以《血迷宫》作补充,才发现老板侮辱杀手的细节被省略了。

老板娘与店员间的感情刻画也是一大看点。

店员为老板娘善后,结果又猜忌她打算甩锅给自己,出于真爱他默默认栽,仔细回味是多么动人的爱情片段。

到了《三枪》,两人的误会直接两三句话就解除。

最后只留下闫妮与小沈阳偷情的想象空间,以及鸡飞狗跳、草草收尾的一场闹剧。

张艺谋拿来改编,不可能照搬。

但只有删除没有别出机杼,小十君没法不去质疑创作上存在“偷工减料”。

高级剧本,廉价拍法可人张艺谋自己说——

我就是想拍没尝试过的闹剧类型。

面对低俗喜剧的质疑,他表示《三枪》就是“为人民发笑服务”

如果你以一个普通观众角度,用平常心去看,你会觉得看了这个电影很开心,你在电影院笑了,并且笑了很多次,这就足够。用一个观众的角度去审视它,我觉得《三枪》作为喜剧合格了。

这竟然是拍出《活着》《红高粱》的导演,该有的追求?

面对雷人造型的质疑,他表示“民族的就是世界的”,甚至直接提到与科恩兄弟通过电话,他们非常喜欢那场用二人转做油泼面的戏。

可能是比日后杨洋在《三生三世》里的海底捞拉面表演更富有民族感吧。

事实上,《三枪》位列年度第六的票房记录,验证了它的确受到奉行“看电影不就图个乐呵”的大众心理的趋之若鹜。

小沈阳几人不能好好走路的“毛病”,屡次逗得他们见牙不见眼。

尽管仍有不少人在年尾的投票中,又把它投到了“最想退票的热门电影”榜首

张艺谋无奈忍受千夫指,是只因俯首甘为孺子牛吗?

观众欣赏不来,是导演的审美品位与意识形态,又超前到我们跟不上了?

不,你再看他日后的采访:

这话是在他和他的老搭档张伟平分手后,才“敢”说的。往深里扒,还有更猛的料:

“本来(我)没打算拍这部戏,可制片公司想挣钱,用小沈阳出演搞商业炒作,就拼凑了一个不成熟的剧本。张艺谋认为《三枪》是他迄今为止最不满意的作品

“我感觉自己掉沟里了,因为它缺乏文化价值,是商业裹挟的产物。

其后,张伟平并不承认干涉过他创作的主导权。

剧本是张艺谋一直想要拿来翻拍的,最初定下的演员是当年凭谍战剧《潜伏》大火的孙红雷,“他身上有惊心动魄的东西,所以想按照悬疑剧的方向走”。

事实证明,孙红雷的表现的确抢眼

可这时制作人张伟平建议他用小沈阳,“整个故事才变成了一个喜剧”。

因为迁就主演,画风成功跑偏,且成为了《三枪》叫座难叫好的重要原因。

不管是非真假,我们可以确认的是,当决定小沈阳加盟的时候,他们就把这部作品敲成了以雷人闹剧博取眼球的“生意经”

作为生意,票房按照预期盈利,无疑是成功的。

作为电影,张艺谋自己都不愿再提及它,他的“恩师”吴天明生前更怒批“你想通过这部电影告诉人什么?”,无疑是失败的。

讲白了张艺谋的创作取舍,无非关乎一部电影商业性与艺术性的取舍

八、九十年代的张艺谋,凭借一系列顶级文艺电影蜚声国际,拍出中国影史上第一部“大片”《英雄》后,又成功转型商业片大师。

从此在“一部重商业一部偏文艺”的交叉道路上,摇摆不定地前行着,只是再也回不到曾经的创作巅峰时刻。

有时候我们甚至无法确认,现在的张艺谋到底是在追求拍电影更多的可能性,还是希望通过不断地尝试回到拍电影的初心

张艺谋、邓氏夫妇都投资乐视失败,不知道和本片有什么关联?

《三枪》诞生的2009年,是个什么年头?

是张艺谋刚执导完奥运会开幕式,被冠上了“国师”的称号;

是小沈阳初登春晚舞台,成为全国人民眼中的当红炸子鸡

也是卡梅隆拍出了《阿凡达》,用3D技术再次振奋人们前往电影院的心,但我们都知道它实际讲了多么浅显通俗的故事……

曾经爆红的小沈阳,和如今备受资本追捧的流量没有区别。

《三枪》的崩坏案例,至今遍地都是。

在国内拍电影拍到张艺谋的级别,可能也会需要“商业炒作”,遭遇“商业裹挟”

当他们这群电影创作者,在考虑运用商业元素去包装文艺故事,吸引市场上更多年轻人时,好莱坞的导演早已把精力与投资,放在了革新技术上。

大概,这就是我们与好莱坞成熟工业的区别吧。

怪商业性抹杀了艺术性?

恐怕是时代环境,扭曲了商业性。

拍商业片从来不可耻,耻的是满脑子装的都是“钱”,从而去拼凑各种看似会大卖的商业元素,至于创作,什么是创作?

听我说,情怀吹得最汹涌的,往往披着最利欲熏心的假面。

矛盾不纯粹的张艺谋,不是一个人在无奈。

那位硬气地说“要站着挣钱”的姜文呢?

自从进入《邪不压正》的宣传期,从上影节评委主席到《创造101》的总选舞台,到处有他卖力吆喝的身影,即便是格格不入的场合,也试图打入,能多赚一张电影票是一张。

(作者:  编辑:飞宝